徐俯始詠白鷺洲
清代吉安永豐人劉繹,乃江西最后一位狀元。京城辭官歸里后,長期主持吉安白鷺洲書院。他曾作《鷺洲書院即事四首》,其一云:

清代吉安永豐人劉繹,乃江西最后一位狀元。京城辭官歸里后,長期主持吉安白鷺洲書院。他曾作《鷺洲書院即事四首》,其一云:

遙從章貢抱瀠洄,忽到中流異境開。

二水何人別涇渭,三山有路近蓬萊。

文章波折須看勢,風景流連也要才。

為憶師川題詠始,憑欄瞻矚幾徘徊。

這首詩后還有一段自注:“白鷺洲始見于宋宣和間徐師川題詠,時徐判吉州,此洲尚為沙門所有,流連寄慨,蓋先得古人之志而建置有待者也。”

劉繹提到的徐師川,即著名江西詩派詩人徐俯。徐俯,字師川,自號東湖居士,原籍洪州分寧(江西修水縣)人,詩人黃庭堅的外甥。

劉繹這段自注透露的一個重要信息便是,徐俯曾做過吉州通判,這在《宋史》本傳中都失載。他是劉繹見到的第一個題詠白鷺洲的詩人。在未建書院之前,此洲為佛門所有。徐俯的詩散失嚴重,劉繹見到的“流連寄慨”的詩或已不存。

今日我們尚可見到徐俯的《白鷺洲》。詩曰:

金陵與廬陵,俱出白鷺洲。

相望萬里江,中同二水流。

金陵白鷺洲,因李白《登金陵鳳凰臺》名句“三山半落青天外,二水中分白鷺洲”名聞遐邇。同“陵”同“洲”同“二水中分”,為官一方的徐俯將吉安與南京這樣連接起來。有詩情便是有感情,徐俯不負廬陵;而劉繹特別表彰徐俯,則是廬陵不負徐俯,這真是不負山河不負卿啊。

幾乎可以斷定,劉繹是讀過《白鷺洲》的。他在《浴沂亭八詠》其一《二流交匯》中這樣寫道:

二水中分句,金陵白鷺洲。

那知雙派合,章貢有源流。

無論是詩法還是句意,都可以看出與徐氏《白鷺洲》的聯系。

從各種記載可知,吉安白鷺洲得名,同樣是借助于李白關于金陵白鷺洲的名句。元代周巽《白鷺洲》,詩題下有一小序特別提及得名由來乃至聞名之由。

序曰:“洲綿亙吉州六七里,江水分流縈回此州,宛然金陵二水中分一洲之勢,因以白鷺名之。丞相文忠公建書院其上,種竹萬竿,公卿大夫多出此焉,由是白鷺洲之名聞天下。”

清代吉安知府林逄春《云章閣》也有詩句:

廬陵文物照江天,院寺欽崇自昔年。

水占芳名分白鷺,詩題古壁效青蓮。

也贊同洲名源自于李白李青蓮。

白鷺洲得名也晚,徐俯始詠,使得這荒草萋萋的洲島名氣逐漸大起來。以至于后來,吉安士大夫提到廬陵,都以“白鷺”“青原”對舉而代稱。如吉水楊萬里《送蔡定夫提舉正字使廣東》云:“我家江西更西處,白鷺洲對青原山。”泰和劉過《贈劉叔擬招山》云:“草路青原淚,煙波白鷺心。”徐俯吟詠白鷺洲的詩句,也被廬陵人贊賞,并引以為豪。宋代名相,永和周必大在《簡提刑吳大卿(宗旦)二首(辛亥六月二十五日)》其二中寫道:

堆勝橫看白鷺洲,青原穩著釣臺幽。

魯公翰墨師川句,訪古何妨與一游。

向友人推薦家鄉名勝,不忘將顏魯公(真卿)和徐俯都拉來“做廣告”,妙書和美詩交相輝映,青原與白鷺分外妖嬈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徐俯還有另一首《白鷺洲》。詩曰:

山光濃復淡,江面落還收。

不見飛鳧鳥,空看白鷺洲。

臺城久蔓草,宋玉又悲秋。

卻羨釋門秀,早從方外游。

有些選本和文章引用,想當然看成是廬陵白鷺洲,誤。此處“臺城”就是特指南京,而宋玉悲秋是懷念亡楚,用在南京古都傷懷,正合乎詩境。

“江山流日夜,代謝成古今”。徐俯去世后整整一百年,淳祐元年(1241年),吉州太守江萬里在水洲之上,創辦了白鷺洲書院。在書院的朗朗書聲中,徐俯優美動人的詩句時時傳來,引發人們溫馨的懷念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茅台股票分析论文